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週末回娘家,看看有沒有後續事情要處理的,順便探望只剩一個人住的弟弟,跟弟弟聊天時,聽他說後面機車行的老闆也有參加告別式.我很意外,沒想到機車行老闆跟老爸有這種交情.於是問弟弟,他跟老爸很熟嗎?據弟弟轉述老闆的話:"我也算是聽你爸爸罵你們長大的吧!"

一句話讓我忍俊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這句話說得可真傳神啊!在一般人家裡,或許最嘮叨的是媽媽,可在我們家最嘮叨的卻是老爸,他負起管教我們的責任,不光是功課,連生活中的大小事都管,最常在後院邊晾衣服,邊嚷著叫我們趕快睡覺,如果我們執意不聽,那過一會兒他的聲量可提高好幾倍,然後威脅著要熄燈.我想這些點點滴滴,樓上及後面的鄰居應該都耳熟能詳了吧!

現在我自己住的公寓,雖然隔壁也都有鄰居,但或許隔音做得比較好,很少聽到左右鄰居的聲響,除了偶而在陽台會聽到有人躲在陽台講電話,大部分時候完全感覺不到鄰居的存在.這樣的環境固然是安靜,但有時候也蠻懷念娘家那種老式的公寓,左右鄰居聲息相聞,昨天晚上樓上哪家打小孩,哪家吵架,哪家辦派對鬧翻天,大家都知道,正因為如此,鄰居間似乎比現代公寓多了點人情味.


Vicki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端午節後兩天是老爸的生日,原本跟老爸約好,如果他康復出院就幫他舉辦盛大的生日宴會,可惜,老爸直到端午節前仍無法脫離呼吸器,於是我跟姊姊弟弟們商量好,先在端午節買個生日蛋糕提前為他慶生

端午節當天我興沖沖地到紅葉拿蛋糕緊接著到醫院,沒想到一進門就看見老爸在昏睡.聽看護說,今天早上突然開始發燒,醫生說有可能是尿路感染,投了抗生素及退燒藥後,到傍晚時分燒退了下來,老爸也稍微恢復精神,適巧朋友來探訪,我問老爸想不想吃生日蛋糕,他開心地點點頭,我們拿出蛋糕,為他唱了生日快樂歌,還偷偷給他吃了幾小口巧克力蛋糕,住院以來許久不曾好好吃一餐的老爸,吃了蛋糕,滿臉幸福開心的樣子,到現在都還深印在我的腦海裡

誰知道這竟是老爸的最後一個生日.端午節過後,老爸的病情就急轉直下,發燒的元凶是抗藥性極強的黃色脊髓敗血菌,這病來勢洶洶,老爸剛轉進加護病房時還稍微清醒,但接下來幾乎都在昏睡,我們原先還抱著一絲絲的希望,但隨著時間的逝去,眼看老爸日漸病重,我們也不忍老爸多受痛楚,就在醫生宣告治癒機率不大後,七月七日下午,我跟姊姊不約而同都請老爸寬心,如果累了想休息就放心的去,或許是收到我們的心意,晚餐時就接到醫院電話,告知我們可能撐不過當晚,雖然心裡早應有所準備,但我仍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總覺得來得太快太突然

Vicki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