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森林一向予人的印象就是深不可測,恍如罩著一層迷霧,若欲探看迷霧背後的景致,稍一不慎就有可能迷失了方向。而進入此書就如進入一片薄霧朦朧的森林,我拚命想要看清楚,卻發現撥開一層迷霧之後又是一層。

故事一開頭就是回溯二十年前的夏天,三個十二歲大的孩子彼得、潔咪和亞當翻過了圍牆走入森林,他們對這片森林熟悉得如自己擦傷的膝蓋,卻沒想到這一次進去就再也出不來了,只剩下亞當一人倖存,但幸或不幸很難論定,因為他的記憶遺留在森林之中……

或許是受到創傷影響太深,亞當選擇將記憶封存,化身為羅伯展開新的生活,孰料當上警探後沒幾年,居然偵辦了一件孩童兇殺案件,就發生在當年那座森林旁的古蹟遺址,為了追查案情羅伯不得不回到故鄉納克拿里,卻發現兩樁案件之間似乎有些關連,自此他在過去與現在之間穿梭,我也跟在後面睜大眼睛瞧,想要看看他能否重拾一朝被封鎖的記憶?想要知道兩樁案件究竟有何關連?兇手是否是同一人?當然更想一探隱藏在森林中的祕密到底是什麼?

Vicki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當上譯者之後,發現滿多人對翻譯這份工作感到好奇,也難怪啦,想當初學生時代,一提到譯者我腦中立即浮現那種周身書香環繞的老學究,當時絕對沒想到年紀還稱不上老,身上沒有書香只有肉味的我能當上譯者,說來也真是緣分啊~

一開始是因為賦閒在家有點久了,心知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剛好朋友提起翻譯的工作,又認識出版社的人,就請她為我引介,拿到了某編輯的e-mail address後,馬上先寫封信去毛遂自薦,信中除了簡歷外,再將幾百年前與翻譯有點相關的雞毛蒜皮經驗都拿出來講,最後再說說自己對這份工作的熱誠,信寄出去後就滿懷希望地等回音。

而某編輯也不負期望地沒多久就回信,但你以為如此順利地就接到第一件工作了嗎?並沒有。中間又經過幾次書信往返,某編終於坦白說,他手上並沒有書要發譯,客氣地說會把我的資料轉給其他編輯,等有書發譯會再與我聯絡。如果你看到這裡就準備鼻子摸摸算了的話,那你可能不大適合做這份工作。因為對一個新手而言,積極是最大的武器。(可能還是唯一的武器?)

後來因為家父住院,這件事也就停擺,有陣子父親的病情穩定一點,我才繼續努力與某編再聯絡,沒想到這次幸運地遇到有編輯要發譯,聯絡之後,收到一份二十頁的影本作為試譯,花一個禮拜時間譯完,寄回後靜待佳音。忘了過多久時間,收到回音說試譯OK,緊接著談酬勞、簽合約、著手譯我的第一本書。

說實話,現在想想那時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自以為自己英文不賴,中文也行,翻譯對自己來說,不能說是一塊小蛋糕,但也有相當的自信。因此,翻完第一本之後,我還悠悠哉哉地等著書出版,想說有了第一本的經驗後,後續的稿源就不難找了吧!?沒想到大錯特錯!

Vicki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