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家與狼.jpg

邁入翻譯界兩年多,終於在2009年稍微步上軌道,雖然試譯還是三不五時沒過,但手邊的工作從年頭排到年尾,算是過得相當充實的一年。

不過,由於種種原因,今年翻的書大多排到明年度出版,所以當我在聖誕節前接到編輯的來信通知《哲學家與狼》出版時,真是欣喜若狂。在2009年進入尾聲之際收到這本書的成品,是我今年度最棒的禮物!我一拿到書就迫不及待翻開來看,看見自己打的一字一句變成印刷體躍然紙上時,那種感動仍是難以言喻,或許這就是我喜歡這份工作的原因之一吧!?

回想起當初接到編輯來信說有本輕哲學書要翻時,心中的OS是:「天啊,哲學!鐵定很艱澀難啃吧?」沒想到電子稿第一段描述那匹狼在哲學課上嚎叫的段落就讓我會心一笑。哈!當下判斷這匹狼絕對深得我心,果然,布列寧(書中狼的名字)也沒有讓我失望。

兩個多月的時間,我看著他從一隻「圓滾滾、軟綿綿、毛茸茸」的小熊,成長為站起來肩膀離地高度三十五吋、體重一百五十磅、魁偉強壯的巨狼。作者馬克‧羅蘭茲以幽默的筆調生動地描寫他與布列寧長達十年以上的生活,從布列寧一踏進他家門不到兩分鐘就扯下兩組窗簾、破壞每一條冷氣管線,就可知道布列寧帶給他的生活多大的衝擊。

更何況除了布列寧外,他們家陸續又增添了一名德國牧羊犬與愛斯基摩犬的混種狗—妮娜,以及布列寧某次「性愛小旅行」後的產物—黛絲。你可以想像這三隻加在一起的破壞力有多麼巨大(笑)。每每想到布列寧偷吃了馬克的「餓漢餐」後被逮到時,「當場僵住,步伐跨到一半,一條腿跨在另一條前面,臉轉向我,逐漸凝成威利狼領悟時的表情」或是「三隻肥狗之夜」那段就忍不住發笑,這或許正是許多人喜歡養寵物的原因:雖然有時被他們的調皮搗蛋給氣死,但帶來的歡樂與慰藉卻遠多過於此吧。

當然,正如人有生老病死,就算是強壯無比的狼也難逃一劫。就在他們搬到法國一個月後,布列寧被檢查出得了脾臟癌,手術後又不幸肛門腺感染,當翻到《地獄的一季》這章時,我哭了。因為馬克面臨布列寧生病時的掙扎,正是我父親生病時我自己痛苦的經驗。我覺得作者這段話說的很好:「愛有很多面相。如果你愛,你必須堅強到足以面對愛的所有面相。……愛有時候令人作嘔,可以讓你永世受罰,能讓你陷入地獄。可是,假如你運氣好,倘若你非常幸運,愛會使你再度復原。」

布列寧最終仍逃不過死神的召喚,在手術一年後癌症又復發,這一回馬克選擇讓他安樂死。當獸醫將麻醉劑打進布列寧的血管時,我難過得紅了眼眶。但是,令人驚訝的是向來最愛他的妮娜卻僅是敷衍地嗅了嗅他,就將注意力轉向其他的事物。馬克懷疑狗沒有所謂「永遠不再」的觀念,猜想動物「的時間是圓,而不是線。牠們生命中的每個時刻本身就是完整的……假如時間是圓圈,那就沒有永遠不再。」我不禁要想倘若我和動物一樣是「瞬間的生物」而非「時間的生物」,那我失去親人時的悲痛是否會少一點?但我很懷疑我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吃巧克力麵包(苦笑)。

 

看這本書時腦中被激發出許許多多的想法,但寫出來的心得卻是零零落落,因此忝不知恥地借用麥田介紹文中的一段當結尾:「你可以將這本書當成是個時而引人發笑,時而讓人陷入沉思,最後賺人熱淚的故事…… 你也可以將此書當成一門生命哲學課。跟其他課程不同的是,上了這門課之後,你的人生也會跟這位哲學家一樣,從此改變。」

 

麥田部落格的介紹:每個人的靈魂都有塊空地——《哲學家與狼》動人登場

創作者介紹

維琪的遊戲筆記

Vicki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rystal
  • 哇噢...這個禮物來的真是時候耶!
    也真心為維琪的又一本新翻譯作品出版感到開心^_^

    歲末年終,祝福維琪2010年心想事成,幸福快樂唷!
    Happy new year!

  • 妳的祝福也很及時,祝妳新年快樂喔~~

    VickieH 於 2009/12/31 23:20 回覆

  • tiffy915
  • 好棒的禮物~
    看來新的一年會看到更多維琪的作品了
    先恭喜恭喜了!!

  • 希望出版社別再跳票了啊 囧
    (這應該當今年的第一願望才對)

    VickieH 於 2010/01/03 19:58 回覆

  • kru24
  • 新年快樂

    跨年夜醫院送給我的禮物是看不完的病人,
    跟減薪!=.=
  • 啊!?這個禮物似乎不大優 (拍拍)
    祝你今年一年順順利利~~

    VickieH 於 2010/01/03 19:59 回覆

  • Pancy
  • 原來Vickie是幹翻譯這一行的,我也非常無厘頭地幹了好些翻譯工作(你知道我學什麼的啦,我翻的東西大部分根本沒啥關連),知道這種工作其實是很困難的,就是自己本科的東西,看明白的,明白背景的,卻沒辦法用中文寫出來。那次翻了不育症的心理輔導,老闆說我翻得比醫學院的學生好(那本書前面的是醫學的),我汗死了。

    我現在啊,看到好書都得忍住,等有天我回到大中華地區才說吧!
  • 嗯,尤其是很多專業的東西在台灣都用原文課本上,恐怕連本科系的學生都未必知道那些專有名詞的中文譯名是什麼,你會翻得比醫學院的學生好,我一點也不意外啊~

    VickieH 於 2010/03/07 18: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