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因茲到科布林茲之間有羅曼蒂克萊茵之稱
,而其中最適合欣賞自然景觀與眺望古堡景致的當屬露迪斯海姆到科布林茲這一段,下行全程約需四個小時.我們剛上船時興奮異常,看到岸邊的著名城堡也好,無名堡壘也好,全都拍個不停,但這觀光船的行進速度實在是太緩慢了,而兩岸的城堡除了少數幾個造型特殊的外,不外乎是一片灰撲撲的"斷垣殘壁",看多了就失去新鮮感,船行到半途朋友已經只剩下兩隻瞇瞇眼在硬撐,還好我們選擇在聖高爾 (St. Goar)下船.



在到聖高爾之前會先經過傳說中的羅蕾萊岩,因為受到美少女的歌聲誘惑,而使船隻觸礁的羅蕾萊傳說相信許多人都聽過吧?在經過羅蕾萊之前,萊茵河突然出現一處急轉彎,右前方只見一大塊岩石矗立在眼前,這裡是萊茵河最狹窄的地方,由於這羅蕾萊岩質地堅硬,使河水不得不轉向,且河面突然縮窄,因此造成激流,在以前是船難常發生的地方,所以才有羅蕾萊傳說的出現.但現在早已利用爆破技術去除這個問題,行經這一段並沒有想像中的刺激驚險,也因此有種眼見不如耳聞的感覺.



一過了羅蕾萊,聖高爾就到了.聖高爾是個小鎮,在萊茵河畔有許多這種可愛的小鎮,在船上經過時都好想下去玩玩.我們一下船就看到這小火車,坐在車上的乘客還向我們揮揮手呢,這車是開往萊茵菲斯堡的代步工具,搭一次三歐元.如果不搭,走路據說要三十分鐘以上.我們掙扎了一下,一不想跟荷包過不去,二不想來回走上一個小時,所以只好犧牲了萊茵菲斯堡.或許經過長程的飛行,今天一早到了以後也幾乎沒有休息,所以到此大家都有點意興闌珊,只在聖高爾小逛一下就決定到飯店休息.只是到了車站又遇到早上同樣的問題,我們飯店所在的坎普波霍分(Kamp Bornhofen)很不幸地又在對岸,拿出飯店網頁上說明的交通方式,他只寫了兩種,一種如果是本來就在右岸那就搭火車,而在左岸的呢?那方法就有點複雜了,要先搭火車到Boppard,再從BoppardBoppard–Filsen car ferry,上頭還特別註明 if you are not travelling by car, take a taxi,就是這句話把我們給害慘了.原先我們估計如果到科布林茲換車應該能到右岸,因為之前在右岸搭車到露迪斯海姆時,就是搭往科布林茲的火車,那依此類推從聖高爾搭到科布林茲後應該有車通往右岸.但誰也沒來過沒人敢掛保證,所以到Boppard,我們還是乖乖依飯店的指示下車,因為飯店說如果沒開車就搭計程車,那想必到Boppard就可以叫到計程車,而且計程車一定有方法到對岸去,沒想到卻大錯特錯



我們先在車站門口遇到一位計程車司機,雖然語言不大通,但那位好心的女司機告訴我們要走到碼頭然後搭了船到對面,再往右走大約五百公尺就可以到坎普波霍分.我們照著她說的往碼頭走,順利找到航行於兩岸的car ferry,但並沒有看到任何小黃的蹤影,也找不出除了搭渡輪外,還有何方法可以飛過萊茵河,這時只能抱著"好吧!那到對面去看看,最糟也不過是走個五百公尺吧?"結果對岸碼頭根本鳥不生蛋,連個人影都很難看到,更遑論小黃. 我們就傻傻地走啊走地,怎麼感覺一個五百公尺又一個五百公尺都過了,四周連個城鎮的影兒都沒,好不容易出現一家超市,趕快去補充水分順便問路,結果超市的人說走到那個飯店大概要再2公里!?因為那個飯店不在鎮上,要穿過鎮之後再繼續往前走.我想想也對,看照片那飯店似乎是在山頭上,該不會就是前面那座吧?這一想心都涼了一半,早上輕鬆的行囊現在已成沈重的負擔,眼前萊茵河的美景也吸引不了我們,一心只想到鎮上叫計程車.又不知走了多久終於到鎮上,還是不見小黃.再拿出飯店的指示,原來他在鎮上有提供接駁的服務,經過問路後找到老闆經營的另一家飯店,進去看到老闆娘Anita,真是卸下一塊大石頭,Anita說他們的接駁車剛巧不在,所以幫我們叫了計程車.坐上計程車後,車子真的往山頭開去,開上山路後又左彎右拐了好幾回才到了城堡飯店,天啊!這家飯店應該沒有人真的用走上來的吧?



還好,一上來後看到中世紀氣氛十足的飯店加上俯瞰萊茵河的景致,頓時覺得這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洗去一身汗臭味後,我們到樓下露天餐廳用餐,選了靠萊茵河的位置,這個景真是百看不厭啊,夜晚與白天又有不同的風情.



辛苦了一天晚上自然要好好犒賞自己一番
,點了啤酒,兩份主菜及一份沙拉,吃的心滿意足,!還有什麼比酒足飯飽更讓人覺得幸福的呢? 



吃飽聊聊天八點多就各自回房,本來還無睡意的我居然頭一沾到床
,不到三秒眼皮就沈重了起來,CC叫我設定鬧鐘時,我早已呈現神智不清的狀態,這軟軟的床一定是有催眠的魔力吧

Day 1 --- End  

 

 

創作者介紹

維琪的遊戲筆記

Vicki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